源野

俗客

忽然暴雨如注。

坐在书桌前,正对着面向海湾的大阳台,清楚看到间或有明黄色的闪电在层叠的云层中一闪而过。

空气里是闷得人心慌的石板味,没有裹挟一丝植物清香。

直至此刻,二零一六年里所有锥心刺骨的夜晚和晨光熹微的黎明,终于一并消散。

谢谢你和你们让我成长,教我爱与被爱。

最后一次打LSCocoon的标签,祝愿往后的你平安幸福。


魔道祖师邪教拆逆名单(3)

能和这么多澄羡澄太太同框,真是幸福得满地打滚呢,好辉煌的人生时刻。

但仍要声明如下:我本人,不吃澄羡澄。不吃澄羡澄。不吃澄羡澄。不吃澄羡澄。

当然,更不吃忘羡。

打个羡澄tag的目的是说明,这是写江澄和魏无羡的随笔。

要不是原作江澄感情线都跟魏无羡有关,谁乐意扯魏无羡了?

如果谁有江澄全文cut(一个魏无羡镜头都没有的那种) 请私信给我来一份,谢谢您了

对了, 如果你非要我站个立场,

我只能说,

我吃澄我。对,澄我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产粮的原因。

嘻嘻。

鹤山。:

笑死我了,都懒得浪费口水来评判你,降格。
以及同夙御修太太一起被提到,痴狂……

莲...

因为会一直在一起一辈子 

所以偶尔吵一吵

也不算什么了吧

 @叶燃。 

JUST BE MYSELF

Traveling Light


近日总是你入我梦来,统共不过做了些清清白白的风月事。禁夜把臂游,红灯帐底眠。十里河畔华灯初上,你来扣住我手指,言笑晏晏。叫我看得心痒。

“若有情,天涯也咫尺。”

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一刻钟前,海湾上空密密麻麻叠着厚重的,铅灰色的云。大风吹过,云块悄然移动,露出后头微白的底色来。现在云挪着挪着,全挪进灰白底色里去了。天空如此辽阔,竟无一片云朵。

诡谲的亮堂。


关于江晚吟

总是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江澄见到一个类似魏婴夺舍之人,就要带回莲花坞百般拷问,永不外放。但如果魏婴真在那群人之中,江澄如何对他下得去手?

两人假作反目时,江澄嘴上说着不心疼他,可还是愧疚自己下手重。

还有围剿乱葬岗,人人对江澄歼灭夷陵老祖拍手称快。可实际上,江澄也没有亲手杀了魏婴,只是亲眼看着这个幼时玩伴,这个曾陪伴了自己不止一半生命的朋友,这个让他又爱又憎,无法忘怀的男人,因反噬葬送性命。活生生地,死在他的面前。

而他能做什么?他什么都做不了。即使他在那一刻痛断肝肠,转过身,他也必须得是云梦江氏的主人,与魏婴势不两立的,云梦江氏的主人。

他不能让魏婴回头,就像他不能阻止心爱的小狗被送走,不能救活那一夜倒...

1 / 2

© 源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